157 阴风吹来的方向
作者:凶唱 更新:2019-12-06

一直到入夜时分,廖东风和海晨才又悄悄的进入了绿海,廖东风负责警戒,而海晨负责配制麻醉药。

一个小时之后,准备工作完毕,两人也慢慢靠近帝江机关球,这时廖东风边走边用水壶盖调和了朱砂,回头示意海晨停下,之后才在他身上一阵乱画。

海晨也没问为什么,只是看着廖东风肆意的在自己身上做文章,直到他画完离开才问道:“你在我身上画什么了?”

“没什么,还记得幽灵棺吧?”

“废话,跟幽灵棺有什么关系?”

“你身上的就是幽灵棺外壁上的那些魔国文字,我感觉这些文字能驱赶霸祸。好了,不扯了,干活儿。”

说着,廖东风随手打开一个帝江机关球,海晨随后就拿着针管冲上去直接给了一针,看着蠕动的霸祸慢慢没有了动静,廖东风也竖起大拇指赞赏,之后两人就开始围着里面黑人的脑袋做文章,不久就取出了它的脑子。

看着还在跳动的人脑,海晨也觉得奇怪。

“东子,这不对劲儿呀!你之前说这是墓葬群,也就是说这里面的人都是死了很久的,可为什么他们的脑子还是这么饱满?”

此时,看着廖东风释放了霸祸,慢慢爬上了快要停止跳动的脑子,一番读取之后才扭头跟海晨说:“师兄,这些人不是死了很久的人,他们是这帕米尔的当地人,我从这个脑子里了解到,这个人不久前还在狩猎,忽然眼前一黑就断片了,再后来咱两就出现了,期间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一点线索都没留下。”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之前杀错人了。”

廖东风愣了一会儿才回答:“老子这是让他们少受些苦,就算他们挨了刀子也得感激老子。”

“老子之前以为做医生动刀子是救人性命,却从来没想到过动刀子杀人也是救人,你tm算是让老子长见识了。事已至此,接下来怎么做?”

“废话,当然是继续了。”

廖东风的声音明显有些颤抖,海晨也听得出来,两人了解到这情况也都很吃惊,不过眼下除了继续好像并没有再好的办法。

“东子,这里可有上千人,上千个脑子摆在你面前你不吃惊?他们还没死透,我求你想办法救救他们吧?”

海晨不停的恳求,廖东风也头晕脑胀的喊道:“别tm说了,让老子安静的想想。”

想了半天,廖东风把朱砂水递到海晨跟前,交代道:“拿着这个,跟老子学写魔国文字,然后写满这些人的全身,如果能把霸祸赶走,你这个医生兴许就能派上用场了。”

“好,我跟你学,只要能救人,老子学什么都行。”

整整一夜,廖东风基本上把所有的帝江机关球全打开了,两个人也用完了所有的朱砂粉以及马奶酒和淡水。

正如之前预料的那样,霸祸确实离开了,但海晨拼了命也没救下所有的人,这些无辜的人还是都死了。

“这下你满意了吧?”

海晨双手是血,呆傻的望着从帝江机关球里掉出来的人,鼻子也忽然酸楚,之后才感叹道:“你说的那句话还是对的,很多事儿根本就不是人能力所能及的,我也尽力了,你们安息吧!”

说完,他双腿忽然瘫软,噗通一声坐倒在地。

现场安静了有半个小时时间,廖东风才站起来四处搜寻,看看还有没有帝江机关球,而海晨这时候却哭了,哭声还很大。

廖东风最不愿意看见男人哭,他听到海晨一哭,马上就跑过来一顿猛踢。

“哭,哭tm什么?赶紧起来跟老子一块儿找找还有没有机关球了,如果没有的话,咱们就赶紧去跟其他人会合。”

此时,海晨猛的站起来,一把薅住廖东风的衣领,问:“你知道这些都不是古人做的对吧?那么我求你找到制造这样惨剧的刽子手,我要亲手宰了他。”

“这个人不光精通机关术,而且医术也很高超,你要不想也被关在机关球里,最好就别去找他。”

听到这话,海晨猛的一推,直接把廖东风推倒在地,还没等海晨斥责,就见廖东风脚下忽然一陷,整个人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此时海晨也急了,赶紧扒开周围的紫云英,此时,就见一个方圆接近两米的大洞忽然出现了。

海晨朝洞里叫了半天也没听到廖东风回答,情急之下,他直接就跳了进去。

虽然大洞竖直的长度也只有三米左右,但海晨掉下来也着实摔的不轻,当时就疼的知哇乱叫。

忽然,一只大手捂住了他的嘴,随后就听到廖东风说话:“闭嘴,别叫了,你就是摔疼了,并没受伤,过一会儿就好了。”

海晨一把把廖东风的手拉下,随后就盯着洞穴的深处问:“这是什么地方?”

问完,他的手也正好摸到一侧的墙壁,此时他忽然惊叹道:“水泥墙?这是近现代工事呀!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呀?”

“废话,跟地宫里小鬼子工事的构造一模一样,不想死就赶紧给老子闭嘴。”

说完,廖东风小心的沿着横向洞穴往里走,海晨也紧随其后。

这时候廖东风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只不过没有跟海晨说明,廖东风觉得不知不觉中,整件事儿好像又跟小鬼子扯上关系了,而探险队此次帕米尔之行的目的更加的不单纯。

一直向前走,廖东风的脚下忽然踢到了什么东西,就听当啷一声响,海晨的手电马上就照了过去,只见一只登山镐就静静的躺在不远的地方。

“登山镐?”

海晨捡起登山镐疑问之后,廖东风也紧走几步从地上又捡起一样东西。

冷烟火,外出探险必备的装备,看来失踪的探险队终于有眉目了。

紧接着,两个人又先后发现了几个满是装备的登山包,还有一些散碎的压缩饼干,五个开盖的水壶,还有一个早已熄灭多时的篝火堆。

海晨把水壶放到鼻子边上闻了闻,然后就回头跟廖东风说:“清酒,味道已经跑的差不多了,大概超过40天以上了,这个时间虽然比资料上给出的时间少了不少天,但起码我们知道探险队的人在这里过过夜。你有什么别的看法吗?”

廖东风用刺刀挑了地上黑炭般的柴火,回答:“感觉我们好像被牵着鼻子走了。现场虽然凌乱,但是却没有慌乱的痕迹,也就是说这里的东西是故意留下给我们看的。还有,这柴火也没烧透,而且上面还有汽油味儿,估计是没点着多久就又被弄灭了,由此可见,这是故意所为。”

说完,廖东风站起来,用手电光照了洞穴的更深处,随后招呼海晨继续前进。

海晨也不明白,既然廖东风都知道是有人故意所为了,为什么还要往口袋里钻呢?而这个人的脾气也很奇怪,只要没有确定依据出现,他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可往往是到了他该说什么的时候,危险就已经在眼前了。那时候危险冲谈了一切,也就没有人再去问他怎么想的了。

又走了将近十分钟时间,廖东风忽然停了下来,而海晨此时也闻到了一股香味儿,具体说就是当初鬼面灯笼发出来的那种香味儿。

廖东风把手电往一旁照了照,只见一条长长的岔道出现了,而那股香味儿就是从这条岔道的深处随着阴风飘出来的。

顺着岔道往里走,没过多久就来到了一处宽敞的空间内,而此时两人都发现,这个地方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布置的也干净整洁,收拾起来也一定废了不少工夫。

正当两人还在细看的时候,廖东风的手电忽然挪向旁侧,手电光照到的地方,只见一个身穿深蓝色羽绒登山服的人正躺在角落里。

这个人脸上的皮肤已经烂透,看样子已经死了很久,而海晨走过去检查了一会儿才对廖东风说道:“他的脸是被酸性物质烧伤的,而且不是我们平时能见到的酸,倒像是一种消化液,某种大型生物的唾液。”

听到此处,廖东风也打量了死人的全身,最后才在他的手里发现了一撮毛发。

这撮毛发很柔软,也很油滑,最关键的是它还很柔韧,廖东风捏起一根,用手尝试反向拉伸才感觉出来。

“这种毛发我没见过,你看你见过吗?”

海晨也接过廖东风递来的毛发,观察了半天才忽然瞪大了眼睛回答:“东子,不好意思啊,我感觉我们遇到大家伙了,不妨告诉你,这毛发是尸发,僵尸帝王尸凶所特有的东西,我们手上的只是一截,如果它是一整根,强度足以能勒死人。”

“尸凶?”

推荐我喜欢的作品迟到公子的《霸统天下》、天才阿汪的《剑书乱史》、玖月舞的《战狂傲天录》、王陌陌的《灵界风云传》、顾惺忪的《消失的杰西卡》难得史诗巨作场面宏大壮观描写细致入微情节色彩纷呈有点爱不释手的赶脚,诸位大大速度去收藏观阅!!!

...

...